[]

第一百五十七章顺水人情

这名修士内心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惧,在这种恐惧之下,他想喊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,想要逃,脚步却像是跟地面完全融在了一起。

他只能任由这女人的双手在他身上抚摸着,他能感觉得到,她的手很柔软,就像是绸缎一般丝滑,那种感觉很美妙,但却又很危险,很恐惧。

他觉得自己今天肯定是死定了,因为就算他能喊,这深山野林中,也不会有人听到,就算他能逃,也绝对逃不过对方的手掌,只是他并不知道自己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死去。

他已经认命,因为他已经开始享受那种美妙的感觉。

可就在这时,一道剑气从天而降,那缠绕在他身体周围的女人便瞬间消失,化作一道流光,没入河水之中。

这修士打了一个激灵,急忙抬头看着那道剑气出现的地方,就看到一匹神驹拉着一艘灵舟,换换落下,在灵舟前端,站着一个身形消瘦的男人,在这男人身边,跟着几个女人,每个女人都比先前那个女人还要美,其中两个甚至比先前那个女人还要妖艳。

这修士咽了一口唾沫,不由自主的看向远处掉落在地上的佩剑,因为这些女人,比先前那只妖怪更像妖怪,倒是头前那个男子,虽然看起来有些吊儿郎当的,但气质不俗,比仙人还想仙人。

而且在这人的身上,散发着一种很奇异的气息,似乎只要看一眼,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。

灵舟还未落到地面,王富强便直接跳下灵舟,然后就这么站在河面之上,并没有去看那名修士,而是盯着河水,沉声道:“还不滚出来。”

话音落下,河水翻滚,一袭白衣出现,正是先前那个女人,只是面色明显苍白了许多。

这女人出现之后,直接跪伏在水面之上,低着头,颤声道:“上仙饶命!”

王富强淡然道:“我若要杀你,你现在已经神魂俱灭了。”

这女人急忙道:“多谢上仙不杀之恩,小妖今生今世,绝不敢忘。”

王富强沉声道:“留下你,可没要你报答,对你出手,也只是看你在伤害他人而已。”

这女人心思急转,又道:“小妖今后绝不再伤一人性命。而且……”

她并没有接着说下去,但王富强知道她要说什么,所以说道:“所以你现在还能活着,便是因为你从未害人性命。只是你好不容易修得真身,如此戏弄这些修士,就不怕招惹祸端?”

这女人一愣,抬起头来,看着王富强。

刚好这个时候红菱和白芷也走下灵舟,站在岸边。

感受到红菱和白芷的气息,这女人便急忙低下头去,身体开始发出轻微的颤抖。

见此,王富强总算是相信为什么这一路走来,都没有遇上任何山精鬼魅了。

就在这时候,王富强耳中突然传来红菱的声音:“她身上有些不小的功德,弄不好能成为一方河神,结下一桩善缘,没有坏处。”

王富强一愣,不由得看向周围,却发现其他人似乎根本没有听到红菱的言语,想来是红菱用了什么秘法,只让自己一个人听到。王富强点了点头,对着这女人说道:“起来吧,只要你今后不伤人性命,是有望成为一方神明的。”

这女人愕然,但这次并未抬头,而是不停扣头道:“多谢上仙指点。”

王富强点了点头,直接踏波而行,走回岸边之后,看着那个依旧没有回神的年轻修士,笑着道:“她并没有要伤害你的意思,只是山中修行无聊,凑巧碰到了你,所以想捉弄你一番。”

这年轻修士木然的点了点头。

王富强随口问道:“兄台是神威门的修士?”

这年轻修士一愣,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富强。

王富强笑着指了指旁边那名来自天衍阁的女修,笑着道:“她说的。对了,她是天衍阁修士。”

这年轻修士看了那名天衍阁女修一眼,点了点头,同时眉头微微皱起。

这名女修身上的服饰确实是天衍阁无疑,但却破败不堪,明显是经过了一场凄惨的战斗。

王富强解释道:“来的时候,碰到她遇上了一群魔物,碰巧救了下来,先前在天上看到你这边的情况,她说你是神威门修士,所以……”

这名年轻修士点了点头,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。

王富强接着问道:“你们神威门不是都用弓吗,怎么你用的却是剑?”

这名年轻修士明显已经缓过神来,尴尬一笑,说道:“师父说我在剑道上有些天赋,所以就学了剑,毕竟只是武器而已,选择什么武器,跟修行没有冲突。”

王富强点了点头,笑着道:“不愧是神威门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