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天海山庄?

天海盛筵?

范小刀、赵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第一直觉便是这件事与百花楼有关。

牛大富道:“我敢肯定,他们弄得什么名媛,才女,就是上次我在百花楼中遇到的那些女子。不然,从不做皮肉生意的四合堂,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姑娘?只要能救出她们,就能彻底将百花楼的罪名坐实!”

天海山庄是四合堂的产业,在京郊外,属于私人财产,没有正当理由,就算是官府,也无法擅自闯入,而且这个天海盛筵虽然传得沸沸扬扬,但仅限于富商豪绅之间,又实行邀请名单,想要混进去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牛大富道:“这个好办,那些女子我见过,到时候我假装成买家,只要见到他们,定然能认出他们,你们率人埋伏在天海山庄周围,到时候我只要发出信号,你们冲进来抓人!”

“那邀请函?”

牛大富道,“除了特制的邀请函外,市面上也有些黄牛在倒卖天海盛筵的请帖,买一张便是。就是价格有点贵,二百两。”

赵行冷言道:“你觉得,杨大人会批给你这笔钱?”

自从杨得水主持工作之后,六扇门的财务状况吃紧,办案经费也大打折扣,调查百花楼,已经耗费了大量的钱财,现在光买个请帖,就要花掉二百两?这种话要跟杨得水说,还不被他骂出来?

牛大富道:“那总不至于让我自掏腰包吧?再说,我现在,兜比脸干净,也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。”

范小刀道,“我来想办法。”

他们商议了行动计划,将这件事与杨得水汇报,杨得水听说要二百两预算,登时就翻脸了,二百两,什么概念?本官一年的俸禄也不过这个数,你们的行动方案,我原则同意,钱嘛,免谈。

范小刀悻然而出,唯一的办法,就是找太子。本来,他有一笔活动经费,可是最近太子疲于应付太平公主那边的弹劾案,现在也不方便去打扰他们。

就在这时,关东二侠找上门来。

范小刀每次见到他们,不是来要钱,就是来讨赏,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当线人的觉悟。

“你们来又有何事?”

宋天霸道,“范捕头,上次您让我们二人调查的乞财会,最近又有新动作了。这几日,那位庆三爷找到了我们,让我们组织点人头,又要讲那一套骗钱的理论。”

上次在回龙观,范小刀、白无常以身犯险,揭穿了他们的骗局,砍断了全大力一只胳膊,乞财会在京城中消失了一段时间,后来再派人去追查,回龙观内早已人去楼空,没想到,这次他们又出来招摇撞骗了。

“具体说说?”

杨伟道,“他们如今改头换面,有了个新名字,不叫乞财会,改名为共赢会,说是在江南一带有个新项目,背后的大佬是皇室中人,说什么看到百姓过苦日子,于心不忍,于是决定带大家一起赚钱,最终实现共同富裕,对,好像是一个什么驸马,到时候宣讲会,他还会亲自出席!”

偌大京城,只有一个公主,也只有一个驸马爷。

“钱守道?”赵行愕道,“连这种钱,他们都要赚,看来我们查百花楼,是真抓到他们七寸了。”

宋天霸道,“好像是吧,这几日,我们负责给他们拉人头,每拉一个人入伙,到时候赚到的银子,就分我们两成!宣讲会就在三日后,好像是在天海山庄。”

天海山庄?

三日后?

那岂不与那天海盛筵是同时举行?

“你们可听过天海盛筵?”

关东二侠道:“这正是我要给您的第二个情报,不过,上一个情报免费,这个情报,怎么也给点线人费吧?”

范小刀道,“钱,好说。不过,你们得想办法弄到个天海盛筵的邀请函。”

宋天霸从怀中取出两张鎏金请帖,道:“范捕头,您看,这是什么?”

范小刀取过来一看,正是四合堂天海盛筵的请帖,邀请的客人,正是关东二侠。

关东二侠,在江湖上也算是小有名气,他们来京城之后,被范小刀教训了一番,替他做事,但他们行走江湖的身份,依旧是“恶贯满盈”的关东二侠,四合堂本就是江湖门派,与他们也算有些交情,所以两人也拿到了请帖。

“问题是,你们两个又没什么钱,他们为何邀请你们?”

宋天霸道,“当初我们兄弟在关东‘犯事’,被官府诬陷劫了朝廷的银库,其实,是那几个狗官监守自盗,把罪名强行安在我们头上,都写在了海捕文书上,江湖上的人都知道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范小刀哈哈一笑,“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,谢了!”

关东二侠道,“我们就是显摆一下,上面写着我们名字呢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