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不是肝病!

其实是脏病!

“你们胡说!你们全都是胡说!我爸爸的病明明是累的,他一个人把我带大,既当爹又当妈,他很辛苦!他的病是累的!”楚甜甜哭着向众人吼。

在场人的冷笑。

尤其是稍微年轻点的。

“你掩耳盗铃吧?你爸是什么病去医院一查不就知道了!”

“你别忘了,你爸有的病,你妈并没有!你爸之所以被传染上,是你妈怀你的时候你爸在外面鬼混被传染的!”

“要说在外面花头绪,你爸可比你妈早!”

“你爸那是作的!”

“你妈才是真的可怜,她不在外面找,难道让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就守活寡一辈子吗?”

“再说了,你妈守的着吗?你爸爸连个婚礼都没给你妈!到今天都没去给你妈妈另个结婚证!”

“她在外面找男人,丝毫不犯法!”

楚甜甜:“......”

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那个村庄的。

她头脑一片空白。

整个人浑浑噩噩回了家中。

便看到父亲正在抱着啤酒灌。

“回来了?”楚宏发问道。

楚甜甜机械性的回答:“嗯。”

“那个贱货女人的婚礼结束了?”楚宏发又问道。

楚甜甜:“不知道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