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他最终心灰意冷,决定放弃的,是娇娘的态度。

她说,求求他,还她安生的日子。

她宁愿青灯古佛过一生,也不愿意嫁给他。

“四姐姐,我还能说什么?”安哥儿强忍泪水,然而眼泪还是在眼眶里打着转儿。

年少的爱恋,纯净而炽热。

他不想放弃,可是能怎么办?

父母失望,朋友相劝,就是没有一个人,像幺幺这样,理直气壮地说,你很对,我支持你。

他也是第一次,他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,第一次忤逆父母……

可是最后,他追求的人对他说,求求他放过她……

安哥儿太痛了。

幺幺听得叹气,“傻小子。”

她伸手抱住安哥儿,“想哭就哭,和四姐姐哭,不丢人。”

安哥儿泪如雨下。

叶北寒看向金戈,后者却眉眼都未动。

安哥儿哭了一通之后不好意思了,被幺幺撵回去休息。

睡觉的时候,幺幺躺在床上还在帮他想办法,问金戈:“你说我怎么帮帮安哥儿?太可怜了。”

金戈淡淡道:“感情的事情,别人掺和不了。”

幺幺不服气:“那也不是别人啊,那是安哥儿!”

金戈笑着摇摇头,没再说话。

幺幺咬着手指头思忖,眉头微蹙地苦恼着。

可是在金戈看来,就是可爱而不自知。

“金戈,你说我要不要,找个理由把娇娘要到我身边来?”

金戈忙道:“公主,那不行,太明显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