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对于天底下的父母来说,自家孩子就是心头肉,承载着对未来生活的希望。

而作为国家金字塔顶端的领袖,非但没有对老百姓施加庇护,还亲手把这群孩子送到恶魔的口中。

残害同胞,损坏根基,泯灭人性。

这个甸缅国主可谓罪恶滔天!

试问,那无数被害死的冤魂该向谁去倾诉?

他们的父母,又是何等的迷茫和无助!

在场的众人义愤填膺,气到牙齿都要咬碎。

“祭品……”

萧逸目光闪烁凌冽的寒芒。

他一字一睹道:“回答我,献祭的仪式是怎么样的?”

按照前面侥幸的设想,巫神是被虚构出来的信仰对象。

祭品的献祭,类似远古部落的愚昧行为,只是无端端的残害生命而已。

“不,不知道,除了教主大人以外,谁都没资格前往仪式的地点。”巴莫连忙说道。

“居然没有其他人。”萧逸眉头深深的皱起,心里的预想隐隐要证实了。

如果是类似那种传统部落的仪式,祭品献祭的规模自然是庞大的。

人员数量绝对很多,氛围也会非常狂热。

诸如上一世的食人族部落,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。

此刻,听到巴莫陈述的事实,萧逸瞳孔微缩,眼神凝重。

这就说明他之前那段侥幸的猜想,被毫无保留的推翻掉!

搞不好,巫神是真的存在!

难怪血巫教能强势登顶,将另外七大巫教狂甩后头。

吴丹威的崛起,或许有它作为依仗!

“这个世界上,难道有旧时代的神明存活?”萧逸内心暗想道。

毕竟以前从来没听说过,如今却发生在潮汐期间。

这是巧合?还是刚刚开始?

关于未来的走向,逐渐变得不可控了。

萧逸摇了摇头,“血巫教的总坛,设立在哪里?”

“在甸缅朝都宫殿的后山。”巴莫老实交代。

听到这话,众人脸色一变。

如此罪恶的行径,竟然堂而皇之的在首都实施?

曼德勒皇宫,是甸缅最高的权力中心,历代国主都会在大殿召见群臣主持会议。

换种说法,谁能入主曼德勒皇宫,谁就是这个国家的最高指挥官。

百姓俯首膜拜,各地军阀忌惮。

没想到,如此神圣的宫殿,有一天也会沦为肮脏行径的掩护地!

“局长,”

一位英气勃发的年轻警察小声问道:“该不会这个邪教背后真的有神吧?”

张局长面容严肃:“都多少年了,也没听过神明在蓝星存活。”

“除了石像之外,还能剩下什么?”

“这个血巫教,无非是装神弄鬼罢了!”

其他警察点点头,“对,”

话说完,张局长眼神浮现浓烈的担忧,刚刚的说辞充其量是抚慰人心而已。

在听完对方的陈述后,他对这幕后黑手越发感到悚然。

出于立场关系,张局长只好往好的方面去说。

“萧天圣阁下,我这已经全部交代完了,您看是不是……”

巴莫满脸堆笑的试探性问道。

萧逸没有回应,而是静静的负手站立,目光深沉的在思考着什么。

见状,巴莫识趣的闭上嘴巴,气氛的凝固让他浑身不舒服。

此时此刻。

邻近甸缅的几个城市。

那位戴黑色口罩的男子在公园走动。

他手上牵着一个小女孩朝出口的方向而去。

小女孩扎着双马尾,皮肤光滑白皙,看起来水灵灵的。

奇怪的是,她眼神暗淡无光,表情麻木呆滞。

被口罩男手牵着手,毫无自我意识的跟随。

不远处,音响里播放劲头十足的歌曲,一群大妈手拿扇子紧跟节拍的舞动。

“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……怎么爱你都不嫌多……”

她们身穿喜庆红装,步伐整齐又有规律。

口罩男顺路经过,冷冷的瞥了一眼,

“这个国家上了年纪的女性,最喜欢的就是跳广场舞。”

“跟甸缅的动荡比起来,她们活得真是太轻松了。”

他耸耸肩,语气厌恶:“吃太饱撑的,简直是吵死人了。”

口罩男没有再理会,手里牵着小女孩就前往出口。

耽误之急,是尽可能的转移祭品。

“杨大姐,咱先歇歇吧,喝点水聊聊天。”其中,一位大妈提议道。

“是啊,这段舞我们都会了,下次找点更有创意的。”

“跳了好几个小时,是该停一会了。”

“就是就是。”

……

杨大姐是位负责带队的老阿姨。

只见她气质优雅,举止从容,岁月在脸容留下了痕迹。

即便如此,仍然能依稀看出她年轻时的美丽。

“好吧,这次大家表现不错,咱们就先歇歇。”杨大姐笑吟吟道。

大妈们停了下来,打开矿泉水喝着,互相聊起家常事。

杨大姐用手帕擦拭额头的汗水,恰巧就看到口罩男手牵女孩的一幕。

她双眼微眯,心底莫名升起警兆。

“刘姨,你看前面的那位小女孩,有没有感觉她怪怪的。”

杨大姐皱起眉头:“总有种……类似木偶的……样子。”

旁边的舞友轻笑几声:

“杨大姐,人家好好的一个小女孩,怎么就被你说成是木偶呀!”

杨大姐嘴唇动了动,她的父亲以前是从事木偶戏的,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者。

小时候也有学过很长一段时间,几乎是贯穿了整个童年。

当看到小女孩肢体僵硬的行走。

她这才回想起来!

“那个男的,我感觉他也不太对劲。”杨大姐认真道。

舞友笑了笑,“别瞎想了,人家是兄妹俩,一起逛公园的。”

“不,不对。”

杨大姐眉头紧锁,“还记得前几天的新闻报道吗?”

“有甸缅来的外国佬,专门到大夏偷孩子。”

“我怀疑……”

舞友神色惊讶,“不会那么巧吧?”

“以防万一,我还是想过去看看。”

杨大姐嘴角露出笑容,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。”

她的内心深处,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。

为了安全,有必要上前询问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